Troy Carter To Bring A Bit Of Gaga''s Social Magic To Disrupt NY Calling All Startups, Get Ready For TechCrunch Disrupt San Francisco Former Square COO Keith Rabois Joins Square Investor Khosla Ventures As Partner Instagram''s Kevin Systrom To Join Us For Disrupt NY 2013 Kevin Ryan, Gilt Groupe Founder, To Speak At Disrupt NY 2013 Roelof Botha, David Lee And Ron Conway To Speak At Disrupt NY 2013 Big Plans For CrunchBase Fred Wilson, Ken Lerer And Ben Lerer To Speak At TechCrunch Disrupt NY 2013 GitHub Wins The 2012 Crunchie For "Best Overall Startup", May The Fork Be With You Rabois Left Square Over Sexual Harassment Claim, Calls Accusations "A Shakedown" Battlefield FAQ And the winner of Startup Battlefield at Disrupt Berlin 2017 is… Lia Diagnostics Apply today for Startup Battlefield Africa 2018 Applications are open for Startup Battlefield at Disrupt Berlin 2018 Launch your early-stage company at Startup Battlefield MENA 2018 Startup Battlefield returns to Sub-Saharan Africa this December Apply to compete in Startup Battlefield MENA 2018 Bag Week 2018: P.MAI’s women’s leather laptop bag is luxury packed with utility Startup Battlefield is coming to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apply today 24 hours left to apply for Startup Battlefield at Disrupt SF ''18 Only two days left to apply to Startup Battlefield at Disrupt SF ''18 Startup Battlefield application deadline extended by one week Two days left to apply for Startup Battlefield at Disrupt SF 2018 One week left: Apply for Startup Battlefield at Disrupt SF Apply now: Startup Battlefield San Francisco ’18 applications end in less than 2 weeks Announcing the 15 companies competing in Startup Battlefield Europe Launch with TechCrunch in the Startup Battlefield competition at Disrupt SF 2018 Applications still open for Startup Battlefield at Disrupt SF ''18 Meet TechCrunch in Nigeria and Ghana this week! Applications for Startup Battlefield at Disrupt SF are now open TechCrunch is back in Africa next week! Only 48 hours left to apply for Startup Battlefield Europe Your 2017 Disrupt NY Startup Battlefield final round judges Announcing the judges for Disrupt NY Startup Battlefield Competition Last week for youth groups to apply to come to Disrupt NY Teachers, mentors and youth advocates: Apply to have your youth attend Disrupt NY Announcing the 10th Annual Crunchies Board Members Marissa Mayer, Sebastian Thrun, and Troy Carter to present awards at 10th Annual Crunchies Announcing our 2016 Disrupt London Battlefield judges Announcing the TechCrunch Disrupt London 2016 Agenda Announcing the 10th annual Crunchies Awards nominations Bioscience meets AI - Dr. Jackie Hunter of BenevolentAI to speak at Disrupt London Meet your Disrupt SF Startup Battlefield Final Round Judges: Cyan Banister, Roelof Botha, Matthew Panzarino, Susan Wojcicki and Padmasree Warrior Announcing the Disrupt SF Startup Battlefield competition judges Announcing the Disrupt SF 2016 Agenda Meet your Disrupt NY Startup Battlefield final round judges: John Borthwick, Charles Hudson, Alfred Lin, Susan Lyne, Matthew Panzarino and Alan Patricof Announcing the Judges for the Disrupt NY Startup Battlefield Announcing the Disrupt NY 2016 Agenda Announcing the first batch of speakers for Disrupt NY 2016 The List Of Crunchies Presenters Is On Fire This Year
漂流瓶终于彻底拜拜 微信7.0.4新版体验
微信漂流瓶被玩坏了 聊聊漂流瓶里那些事
微信关闭漂流瓶 它曾经满足了我们对世界的好奇
微信暂停漂流瓶功能:对色情内容零容忍
[视频]惠普Chromebook x360 14 G1评测:搭载Chrome OS的商务变形本
特斯拉:北京客户可三年免息融资购车并免费租赁车牌
借贷宝:停止催收百名裸条女大学生 未满23岁将不得借贷
京东白条多地频现盗刷 消费者遭催收公司“逼债”
借款野蛮催收行为将被规范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为规范网贷催收 上海互金协会发行业倡议书
腾讯解释为什么微信没有夜间模式 真相你相信吗?
一张发行8年的微信唱片:只收录了4首歌曲


漂流瓶终于彻底拜拜 微信7.0.4新版体验
微信漂流瓶被玩坏了 聊聊漂流瓶里那些事
微信关闭漂流瓶 它曾经满足了我们对世界的好奇
微信暂停漂流瓶功能:对色情内容零容忍
[视频]惠普Chromebook x360 14 G1评测:搭载Chrome OS的商务变形本
特斯拉:北京客户可三年免息融资购车并免费租赁车牌
借贷宝:停止催收百名裸条女大学生 未满23岁将不得借贷
京东白条多地频现盗刷 消费者遭催收公司“逼债”
借款野蛮催收行为将被规范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为规范网贷催收 上海互金协会发行业倡议书
腾讯解释为什么微信没有夜间模式 真相你相信吗?
一张发行8年的微信唱片:只收录了4首歌曲


搜狗:进攻百度 防范360

当前位置: 艾金森 > 门户 > 新闻

点击量 7
编辑: 1   作者: 网易   时间: 2012/08/26 08:56:56  

早在2003年,在所有门户都进入搜索领域之后,搜狐也跟随进入。但后来新浪、网易、腾讯的搜索业务都发展平平,只有搜狐旗下的搜狗异军突起。特别是在2010年从搜狐独立出来以后,更是经历了爆发式增长阶段,成为中国仅次于百度的第二大搜索引擎。三个产品线共覆盖全国3.7亿网民,成为用户数量第四大互联网公司。但搜狗没能获得喘息的机会,360凶猛地杀入搜索市场,接下来又是一场硬仗。如何面对百度这样强大的竞争对手?大企业内部创业有什么利与弊?技术型人才如何补齐管理短板?《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搜狗CEO王小川。

要永远站在对手的射程之外

360有浏览器但它在搜索方面没有足够的积累,特别是垂直搜索领域;百度有搜索的积累但它没有客户端的承载。这就变成我们一个巨大的机会。推荐引擎会是我们未来的一个阵地、战场。

《中国经营报》:搜狗是2003年开始投入研发,2004年正式放到市场上去竞争。但有五六年的时间几乎是徘徊不前的。你们的竞争对手——百度一直都很强大。你们后来是怎么找到切入市场的办法的?

王小川:搜狐最初决定做搜索这个业务,是源于它的“跟进策略”,也就是说对于一些创新业务,等竞争对手去探了路,搜狐再往前走。其实这是不太符合互联网产品的“快”“先发优势”等创新规律。

一开始我们认为只要把产品的品质做好,就能够超过百度。所以我们的策略简单粗放,就是用一群最牛的工程师,做最好的产品。后来我们发现,只做搜索引擎这一件事,是没办法跟百度较量的,你在他的游戏规则之内,做得再好也无法突破。

2006年我们推出搜狗输入法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这个成功让我们反思:跟进策略、正面进攻是不成功的,靠品牌或者产品局部差异化只能让自己陷入泥潭。后来我们形成了三级火箭的战略:输入法就是一级火箭,浏览器是二级火箭,搜索是三级火箭,最后的发射来自前两级的推动,侧翼包抄。输入法和浏览器牢守互联网入口,才促成了搜狗今日的成功。

《中国经营报》:你们现在拥有3.7亿用户,从这个角度已经成为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排在腾讯、百度、360的后面,但你们的收入规模和他们相比还差距太远。

王小川:我们还会再去探新的道路,就是像推荐这样一个系统,还是要继续走在百度和360射程之外。可以说,我们原来的浏览器业务是在360射程里面,搜索业务在百度射程里面,所以我们现在要找的是在360和百度射程之外的东西。

在搜索的市场中,百度不管是品牌还是销售,都是不可超越的,大家一提搜索想到的就是它。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方面要增加流量,一方面要在产品形态上创新,我们今年底要开始做一些百度没有的东西,还是要从用户产品里面,找到自己的主战场。

比如说我们从2012年开始做推荐引擎,我们觉得我们有优势。360有浏览器但它在搜索方面没有足够的积累,特别是垂直搜索领域;百度有搜索的积累但它没有客户端的承载。这就变成我们一个巨大的机会。推荐引擎会是我们未来的一个阵地、战场。我们要在今年内推出这样一个产品,它最大的优势是商业模式非常清晰。年内先把产品研发出来,经过打磨,希望在明年年底得到用户的口碑和认可。

《中国经营报》:你正好提到360,360最近刚刚进入搜索市场,引起业界很大的关注。360做事风格很犀利,其搜索和浏览器两个重要产品都会跟你们有竞争。你是否会担心来自360的猛烈攻势?

王小川:我们现在的策略是“进攻百度,防范360”。跟360比做搜索,我不担心技术,挑战在于怎么继续把搜狗浏览器的覆盖量做上去。我们在提一个新的概念:把浏览器做成一种服务,而不只是工具。什么是工具,什么是服务?举个例子,输入法是一种工具,你知道用它可以做什么事,它的结果是可预期的,产出是确定的。这种确定性能给用户带来的增值不多,商业回报其实也不大。所以我们要往服务上走,让浏览器给用户推荐更好的内容,这种推荐我们希望做到的是,用户能感知到你的产品(浏览器)更聪明,能够懂他、能帮到他。

让浏览器往搜索、推荐方面走,搜狗好几年前就想清楚了。所以现在360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基本是跟在搜狗后面。360跟进这种动向,我觉得很正常。搜狗提出“三级火箭”之后的半年,他们也开始提。而后我们提出“非百度方式进攻百度”,他最近也在用这个概念。

必须要找到新的蓝海

搜狗对于我们来讲是一个big baby。说实话,我们核心竞争力的积累还处在没有被市场完全认可的阶段,还没做到有一个自己完整的阵地,搜索、浏览器都处于红海中。

《中国经营报》:你的三级火箭已经形成,但并不对百度造成威胁。搜狗的市场份额虽然排第二,但与百度的差距还是很大。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王小川:这是我们要正视的现实,搜索业务虽然增长很快,但是还没有度过风险期。一方面我们要继续在跟百度抢份额中扩大收入,这样就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另一方面,我们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阵地,这个阵地必须要有良好的收入模式,又在百度和360的射程之外,也就是我们准备做的推荐引擎。第三,我们还要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布局。这三件事哪个都不能放掉,三线作战。搜狗在搜索上的份额和收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没有推荐引擎,搜狗就不能在互联网界进入前列,就没有自己的阵地,只能在搜索市场里跟360、百度一场混战。同时,如果没有无线,就没有未来。

《中国经营报》:移动领域,我们看到腾讯的微信已经很成功,淘宝的移动客户端也比较成熟。你们计划如何进入移动领域?

王小川:关于移动,搜狗还处在布局或圈地这样一个阶段。移动本身的商业模式还不清晰,所以在移动上我们目前要做好三件事。

一是利用输入法充当入口,圈住更多的用户。目前进展顺利,搜狗输入法在互联网上实现了相当大的安装量。虽然移动互联网上VC投资的项目有数百个,但真正能够得到广泛用户的产品不多,用户量过千万的只有不到10家,搜狗是算入围的。

二是我们会在语音、地图技术上做积累,像搜狗地图原来团队也就五六十人,移动一来人手立刻翻番。手机和PC两个重大的不同点是LBS和语音。用户对手机上的地图数据精度的要求、对地图的理解都跟PC端不一样。语音也是,用户都用手机来说话,再往下还可能产生搜索或其他的互动行为。这方面我们尝试了很多,这些积累还没有直接反映在产品上,但未来和产品是有结合的。

三是我们尝试发布了一些无线的产品,比如搜狗号码通,这是用来探路的。

我认为无线产品还没有谁已经做成了平台化、做成了大框架,还是需要从用户量、技术积累、产品探索做起,目前行业是这样一个阶段。现在搜狗在移动上也不能定型,一旦定型就可能出错了。

《中国经营报》:外界关于搜狗独立上市的传言很多,能否透露一下?

王小川:搜狗对于我们来讲是一个big baby。说实话,我们核心竞争力的积累还处在没有被市场完全认可的阶段,还没做到有一个自己完整的阵地,搜索、浏览器都处于红海中。上市是催化剂,我认为我们需要在突破之后才能考虑催化、放大,现在上市会有负效果,在财报、市场份额的压力下,没有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对创新是一个阻力。所以我认为不上市不是因为大盘不好,大盘不是关键因素。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目前搜狗最大的挑战在哪里?

王小川:竞争对手又多又强,这是最大的一个问题,百度、腾讯、360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们的优势是技术和创新能力,但创新能力在中国互联网环境里,不能像美国一样成为压倒性的优势,这个环境中不正常的竞争手段太多,我们要想办法把创新优势发挥出来。还有一个挑战,搜狗的工作效率虽然比百度、搜狐这样的大公司高,但内部拆分出来的公司还是会比纯创业的公司效率低,而且我们面临着巨大的创新压力。这也是我们的挑战。

管理不是短板

最近我反复强调一个词,叫做重心降低,就是我要使得下面这些高管有全面的能力。我原来提倡把事儿嚼碎了,告诉他们做A、做B、做C,现在我希望他们能自己站在一个很高的高度去想公司要做哪种事情。

《中国经营报》:大的互联网公司内部创业少有成功的。搜狗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要在2010年独立出来?

王小川:成功是因为张朝阳的坚持和宽容。而且,在搜狐的框架下,我们看到很多搜狐成功的因素,也看到搜狐失败的教训,这些对我们都很有价值。

2010年的时候,搜狗用户数已经很大,但大家还是缺乏长久的信心。在搜狐的大组织架构下,搜狗会受到这个组织的推动,但它毕竟与其他业务差别较大,流程、文化都不太一样,会受到冲击。比如搜狗的搜索结果如果第一条就是竞争对手的,内部就会有反弹。导航页也是这样,在2010年这前,全部是搜狐自己旗下的网站排在前面。这样做会伤害用户体验。所以当时我们就决定独立。找产业投资比如阿里巴巴入股,可以提升行业对搜狗的信心。这种方式,也确实使我们内部的信心提高了很多。这两年搜狗的收入涨了十多倍,这种信心已经从虚的变成实的,不会再轻易流失掉。

《中国经营报》:独立之后搜狗经历了一个突飞猛进的过程。公司快速成长的时候,很容易出现问题。你有什么方法保持公司的文化不变形?

王小川:最近我反复强调一个词,叫做重心降低,就是我要使得下面这些高管有全面的能力。我原来提倡把事儿嚼碎了,告诉他们做A、做B、做C,现在我希望他们能自己站在一个很高的高度去想公司要做哪种事情,我要激发他们全面思考的意愿。第二方面就是关于文化稀释,我现在觉得能做的事情就是“走慢”一点儿,我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去解决文化稀释的事儿。而且我觉得搜狗还有一个大的文化,不是说要让大家统一思想,它本来就有包容文化,像有的公司就是有价值观考核,价值观不合就滚蛋,我们不会做这种事儿。

《中国经营报》:搜狐最新财报并不理想,其实传统门户都出现这个问题,数字增长乏力。搜狗已经拥有3.7亿用户,如何反哺母公司?

王小川:首先搜狗如果能做成功本身就是对搜狐最大的贡献,搜狐是我们的大股东。第二,我认为传统的门户本身就需要净化。对于门户的净化,我看到三个方向:一是入口方向。门户本来是入口,但后来被搜索、导航、浏览器稀释掉了。现在门户应该重新回到入口的位置,这有重大的战略意义。第二是入口+媒体,即媒体信息的2.0化趋势,比如微博,这个业务发展没有新浪快。第三也是跟媒体相关的方向就是视频,抢占更多的信息流。搜狐应该往这三个方向走,搜索和浏览器都会起到重要的作用。其实搜狐已经在往这个方向,三个方向都取得了一些初步成果。

《中国经营报》:你是一个技术出身的老板,每次采访你总是喜欢谈技术创新,很少听到你谈管理。管理是你的短板吗?

王小川:首先我要说,技术是我的优势。懂技术的老板,很容易招到一批技术牛人。管理,我认为如果没做好的话,确实是一大瓶颈。从2003年开始,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自己的管理能力比较差。第一可能就是因为我的兴奋点在技术上,会偏离市场目标。第二是做技术的人,讲究精密的逻辑和思考,去做一些确定的事,选择有精确结果的事去做,而市场本身就是很不确定的,需要冒风险。第三是做事情总是想得太清楚,给下属安排工作也非常具体,没给他们留空间去思考、去创造,内部活力也越来越弱。

很俗的一句话就是自我突破,要真的能够审视自己,把自己原有的缺陷或者不足看清楚,才能够去改变、去突破。开发人员容易“一叶障目”,自己开发的程序很难看到缺陷。这不是能力问题,是人内心的障碍。其实技术强不一定管理就弱,严密的思考会给管理提供一个正面贡献。所以技术是我的优势,管理并不是我的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