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ma''s style transfer tech creeps into kids'' books Facebook urged to give users greater control over what they see Testing times for second wave scooter startups Mr Jeff bags $12M Series A to replace trips to the laundromat Badi gets $30M for AI-aided room rentals Advisor to Europe''s top court favors regional limit to ''right to be forgotten'' Facebook is the new crapware Rothy''s just landed $35 million from Goldman Sachs to sell more of its popular ballet flats Mayfield gets a new partner as it celebrates 50 years in the business Bowery Valuation raises $12 million more to automate the real estate appraisal process FloWater just raised $15 million to put bottled water out of business Elon Musk is sticking with SpaceX board member Steve Jurvetson, shows new SEC filing Vengo, maker of touch-screen vending machines, just collected $7 million in fresh equity funding As market shifts, Atlas Venture closes a $250 million fund to support its breakaway biotech bets Alooma scores $11.2 million Series A to solve data science pain points Google Fiber pulls out of Louisville Google open sources ClusterFuzz Microsoft Azure sets its sights on more analytics workloads Microsoft''s Build developer conference returns to Seattle May 6-8 Google doubles down on its Asylo confidential computing framework Coda''s programmable document editor comes out of beta, launches iOS app Google brings Chrome OS Instant Tethering to more Chromebooks and phones Firefox will soon mute all autoplaying videos Rigetti launches the public beta of its Quantum Cloud Services Gmail on mobile gets a fresh coat of Material Design paint Figma''s design and prototyping tool gets new enterprise collaboration features Nvidia''s Quadro Virtual Workstations are now available on Azure Kite raises $17M for its AI-driven code completion tool Microsoft acquires Citus Data Starling’s Chief Platform Officer Megan Caywood has been recruited by Barclays Meeshkan raises €370K for its ''ChatOps'' bot for training machine learning models Bud raises $20M to connect banks to fintechs and other financial service providers HouseMyDog and Gudog merge in European dog walking roll up Festicket, the festival booking platform, picks up $4.6M backing from creative investor Edge Investments Productboard raises further $10M for its product management system Aire raises $11M Series B to give credit scoring an ''upgrade'' Amex blocks Curve as the fintech startup vows to fight ''anti-competitive'' decision Wanna Kicks, a new AR app from Wannaby, lets you virtually ''try on'' your next pair of kicks Curve, the all-your-cards-in-one app, adds support for Amex Monzo teams up with Flux to add itemised receipts and loyalty points Rory Stirling, ex-BGF Ventures, has joined London seed VC Connect Ventures Just Eat acquires restaurant software platform Flyt for £22M TaxScouts, the UK startup that helps prepare your taxes, picks up £1.2M led by SpeedInvest Flexciton is using AI to help factories optimise production lines SimplyCook dishes up £4.5M Series A for its subscription-based flavourings and recipe service Rana el Kaliouby and Alexei Efros will be speaking at TC Sessions: Robotics + AI April 18 at UC Berkeley Marc Raibert will be speaking at TC Sessions: Robotics + AI April 18 at UC Berkeley Building Stronger Humans | TC Sessions Robotics 2018 DEMO: Cassie | TC Sessions Robotics 2018 Tickets are almost sold out for the TechCrunch Winter Party - buy yours before they’re gone
漂流瓶终于彻底拜拜 微信7.0.4新版体验
微信漂流瓶被玩坏了 聊聊漂流瓶里那些事
微信关闭漂流瓶 它曾经满足了我们对世界的好奇
微信暂停漂流瓶功能:对色情内容零容忍
[视频]惠普Chromebook x360 14 G1评测:搭载Chrome OS的商务变形本
特斯拉:北京客户可三年免息融资购车并免费租赁车牌
借贷宝:停止催收百名裸条女大学生 未满23岁将不得借贷
京东白条多地频现盗刷 消费者遭催收公司“逼债”
借款野蛮催收行为将被规范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为规范网贷催收 上海互金协会发行业倡议书
腾讯解释为什么微信没有夜间模式 真相你相信吗?
一张发行8年的微信唱片:只收录了4首歌曲


漂流瓶终于彻底拜拜 微信7.0.4新版体验
微信漂流瓶被玩坏了 聊聊漂流瓶里那些事
微信关闭漂流瓶 它曾经满足了我们对世界的好奇
微信暂停漂流瓶功能:对色情内容零容忍
[视频]惠普Chromebook x360 14 G1评测:搭载Chrome OS的商务变形本
特斯拉:北京客户可三年免息融资购车并免费租赁车牌
借贷宝:停止催收百名裸条女大学生 未满23岁将不得借贷
京东白条多地频现盗刷 消费者遭催收公司“逼债”
借款野蛮催收行为将被规范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为规范网贷催收 上海互金协会发行业倡议书
腾讯解释为什么微信没有夜间模式 真相你相信吗?
一张发行8年的微信唱片:只收录了4首歌曲


圆桌论坛:跨界的力量

当前位置: 艾金森 > 门户 > 新闻

点击量 16
编辑: 1   作者: 网易   时间: 2014/05/05 17:18:10  

5月5日消息,2014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今天在北京召开。网易科技在现场直播报道。

在主题为跨界的力量的圆桌论坛上,《中国企业家》杂志主编何伊凡、爱奇艺高级副总裁、刘春工作室CEO刘春与正安中医创始梁冬、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站来了高端对话。


主持人何伊凡:大家好!今天下午是我们四个老男人的论坛,我们几位的背景都非常有意思,首先来说,大家现在做的事情没有重合度,都不一样,梁冬老师在做中医,春台在做视频网站,向东不有说了,是离移动互联网最近的,但是我们如果从源头上去看,大家都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就是都有一点媒体的背景,梁冬是著名的主持人,春台,到现在大家还叫他春台,向东也有短暂的媒体工作的经验,但是我们今天的话题探讨的不是媒体的转型,虽然一见面的时候春台就说哪一个媒体的总编好象最近因为转型压力太大居然自杀了,当然今天说的不是媒体的转型,我们说的是一个跨界创新的问题,首先我们讨论的第一个环节,谈一谈跨界,移动互联网对我们自己现在所从事的行业进行了怎么样的重构,我们先从春台开始。

既然我们是一个论坛,不能只是一个人说,没有互动,我们加一个互动环节,就是每一位嘉宾讲完之后请一位嘉宾对他提一个问题,对他刚刚发表的演讲做小小的分析,小小的互动。

刘春:我是因为最近两年连续两次辞职,所以被大家亲切的在微博上叫我“待业老汉”或者“失业老汉”,我之所以辞职或者实业都是被移动互联网害的,因为移动互联网把我们整个媒体产业弄成了两个世界,我称为叫做冰火两重天,先说冰的一面,跟我们总编干的一样,我们传统媒体里面以信息传播或者以深度报道为核心的这样一个媒体业态,可以说这些业态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都遇到了巨大的冲击,移动互联网的快速、便捷,对于我们所有的非工作时间的占据,移动互联网的社交性,再加上社交媒体里面所带有的其他的娱乐和信息传递的功能,使得我们这些传统媒体在这个时代每况愈下。

我过去恰恰干这个事的,过去在疯狂一直做着新闻深度报道、纪录片、谈话节目、文化类节目,在搜狐的时候我主要的任务是做门户网的总编辑,也都是做这些事,所以我所擅长的领域,大家知道最多的领域,在我快要知天命之年的时候突然衰落了,变得非常的冰凉,所以我们每天都能看到一些传统媒体的人跳槽、转型,传统媒体下滑,关停并转等等。

但是另外一方面,由于我们生活方式的变迁,包括移动互联网在内所带来的生活消费渠道的多元化,跟我们这个行当有关的娱乐产业空前的发达,去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文化传媒类的IPO和并购,尤其是并购,可能是450亿,这450亿我们看下来,基本上电视剧、动漫、手游,今年可能700亿,也基本上类似这样,所以在我们这个领域非常有意思,一边是苦的不能再苦,一边是火的不能再火,因为我现在在做工作室,在挖这方面的人才,我发现完全不一样,非常难挖,你要挖一个电影的制片人、挖一个发行人、挖一个电视剧的制片人、挖综艺的导演,特别难挖,所以我想这都是移动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因此我在这么大岁数的时候也厚着老脸、舔着脸皮混到娱乐产业里面去,也不是我擅长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所以我要说移动互联网把我们这个行业冲击的非常厉害,我对它既爱又恨,它把我弄到了这个田地,所以我来参加这个论坛好象有点不合时宜,我来抛砖引玉。

主持人何伊凡:向东,刚刚春台说都是移动互联网害的,被你这样创业的人害的,你对春台有什么问题?

张向东:因为春台在内容产业工作这么多年,我想请教一个问题,通过您这几年的观察,您觉得内容的价值有没有变得更高?我的意思是说,内容在我看来是因为信息技术的发展是变得更值钱了呢,还是变得贬值了?

刘春:我觉得内容里面信息类的应该是贬值了,为什么贬值了?因为我们接收信息的渠道多元化,非常便捷,以我为例,我以前早晨的时候买报纸,后来就开始上门户网,再后来上客户端,现在我连客户端都不用上了,早晨坐在马桶上把微博、微信看一圈,基本上把想知道的都知道了,信息变得便宜了,方便了,但是高门槛的视觉内容更加的值钱,我们都知道《中国好声音》的第三季卖了2.5亿的网络版权,我们很多的电视剧的网络版权也都是在5千万左右,所以以年轻人和网民为主的受欢迎的娱乐视频内容非常昂贵,其中最典型的当然就是《来自星星的你》,因为这个剧导致了整个韩国的产品现在变成了我们一个非常矛盾的对象,如果我要买它的话,它的价值极高,每一个都把自己当成了“星星的你”,但是不买我们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星星的你”,万一是的话我们就吃亏了,所以娱乐视频内容现在越来越值钱。

主持人何伊凡:说到跨界,我们知道3G门户一直产生就具有移动基因的,可是你本身也有两个跨界,你现在跨界到了应用的层面,同时还有很多跨国的收购,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跨界,不知道你怎么理解跨界这个概念?

张向东:一般人对我说跨界的时候会说,我是自行车界和互联网界,因为很多朋友知道我喜欢骑自行车,今天谈这个话题,我们确实是,你对我们很了解了,我们两次大的跨过界限来讲,第一,我们最早的时候是做门户网站,中国业务,那是移动互联网最早切入点,当时应该说不多的切入点之一,我们选择了门户,后来到智能手机到来的时候我们更多精力放作了应用软件上,所以我们现在的主体就是这些产品。另外一个跨越,或者说一个大的改变就是,我们从中国业务变成了国际业务。上周我们刚刚完成了在韩国的一个项目,因为我们全球的用户70%在中国以外的市场,我们的收入50%多是来自于中国以外的市场,确实是挺大的一个变化。

今天我跟行业里面朋友交流的时候,大家也特别愿意讲我们国际的业务,因为在PC时代的时候,中国的互联网的产品和服务还是限于在中国的市场,但是现在你看我们的产品,不仅是我们了,我觉得后面还有很多公司现在很多产品都服务于全球,我觉得这是移动互联网本身给互联网这个行业带来的一个很大的界限的拓宽。

主持人何伊凡:梁冬老师,现在是你提问向东的时间。

梁冬:向东,我觉得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以前我们都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是一个跟随市场,就是美国有什么中国就跟随什么,但是我最近发现有很多的公司都试图要走出国门以外,似乎中国是一个已经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甚至在产品创新、应用创新上也有某种话语权的,比如像微信这样的公司,其实带来很多新的创新,像我们360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商业模式刚开始的时候海外也不是很理解,后来也证明了,你们作为一个从中国创业走出去公司,你可不可以给现场的朋友一些建议,注意哪些事情?包括人,包括投资方向,包括产品。

张向东:我觉得中国现在成为移动互联网这个市场里面一个很活跃的市场,有一些公司走出去,我觉得也是跟前面的积累相关,确实在PC时代的时候,我们看到美国几乎是全球所有模式的来源,所有最主要的产品都是在美国,而我们中国最新上市的那些公司,所有的模式也来自于硅谷,今天确实不同了,原因在于说,我觉得前面的时候这些公司也有一个累积,你看中国现在或者说起码从计算上来讲,可能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已经有几家,这些公司也形成了一些生态,也让一些技术的累积、资金的累积都到了一定的规模。现在的这个阶段里边,我觉得今天我跟梁冬聊的还挺多的,一个地方活跃他的土壤最后展现出来的能量就会不一样,中国原来在PC时代的时候,互联网的渗透率,我记得我从业的时候,我从事移动互联网的时候,中国互联网的渗透率是10%几,04年的时候,那时候美国互联网的渗透率是60%多,我印象非常深刻,我觉得差距太大了。但是到今天,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使得中国互联网的渗透率快速的跟美国变得一样,这个土壤跟美国由于点接近的时候所以产生出这样的公司、产生出这样的应用机会就多,而且众所周知中国人对于手机使用的热度应该是最高的,这些产业背后的土壤让这些公司有机会出来。

移动互联网又有一个特有的模式,就跟PC上不一样,就是Store模式,我们知道IP Store 谷歌Play,这些自然向全球用户分发,产业有这样的特点,中国公司确实要注意的是,我们要往那边走的时候,我们确实要注意的是文化还是有界限的,产品尤其对于工具类型的产品,中国人的创造能力其实不见得差,但是硅谷或者说在全球的互联网范围里面来讲,他们对于产品的形态、对于产品的品质体验的要求其实和中国不太一样,中国我觉得有点过度竞争,我老说中国的市场已经不是红海了,是血海。但是国际市场的时候,他们会讲规范,人们比较的更多的是在创新性上,所以可能对于国际市场取做的时候,大家也要注重一个生态的维护,不要做恶意的事情,恶意的一些事情会带来很大的,在用户层面或者市场方面都会带来很大的反弹。

另外,一个成功的产品去做的时候最后还要落地,今年我们自己公司考量来讲,我们按照我们公司用户大的区域,语言区域我也会做落地的公司,都让本地人去做,就是我们美国的公司就要求我们的同事里面在那个区域里面不能招任何一个工作人,现在韩国也是我们仅次于英语的第二大市场,我们刚刚马上要成立的就是一个韩国的本土人来做的公司,你想走向全球你首先自己变成一个国际化的公司,我觉得这是重要的。我完全是土鳖,我们在中国长大、在中国读的书,我的英语水平顶多是介绍一遍公司就完了,但是你介绍业务的时候,需要和当地人成为朋友,需要用当地人做这个事情,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必须要学会的第一件事情。

梁冬:补充一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以你们走出去的经验,你认为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公司BAT,包括另外几家公司,哪一家最有可能完成他的全球化?

主持人何伊凡:你觉得谁更好一些?

张向东:我觉得都满难,但是他们有另外的办法,或者说策略上不太一样,比如说百度,我跟百度的朋友聊,我认为百度的国际化很难做到,通过产品在海外去突破,他要靠的是,“只送大脑”,有可能在另外一个文明里面占据位置,是什么意思呢?我觉得用投资的方式,在这个里面我觉得腾讯做的是不错的,我觉得腾讯这几年在投资上的成功就和微信的成功几乎差不多可以相提并论的一个成功,如果靠产品的成功我觉得这三家都没有戏,因为这三个产品都太本土化的,不是国际基因的产品,而且在另外一个市场里面,你已经在同样产品在主流文化里面占据位置的那样一些产品去打仗的话,我觉得胜算也几乎为零。

主持人何伊凡:梁老师,在很多人印象当中中医实际上是离互联网最远的,但是我知道你在用淘宝的方式做中医,现在是你分享的时间,请春台准备一个挑战他的问题。

梁冬:我做中医的时候很多人很诧异的看着我,觉得你怎么进中医这个圈子,那是一个横行的地方,坦白说,我认为中医的骗子和移动互联网界的骗子差不多的,甚至可能移动互联网世界的骗子更多一些,所以骗子不是问题。第二个,我们都知道有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很多人问我第二个问题,你如何令中医标准化。

主持人何伊凡:刚刚台下我就问过你。

梁冬:几乎所有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就想马云有没有要求所有的卖家卖一样的产品,没有,我在创办正安中医的时候正好有一段时间向马云请教这个问题,他跟我分享做淘宝的经验,于是我把他的思考模式用到了做中医上面,比如淘宝的核心是三个东西,第一,评价体系,第二,良好的用户体验,第三,有一个比较好的物流体系,还有一个支付,其实你把这个思路套在一个中医的诊所群的运营商你会发现是可以别开生面,比如说我们提供的是一个平台,比较好的用户体验,让他在就医前、就医中、就医后有一个比较好的服务体验,第二,在医生的评价体系上你完成了好的筛选,什么样的大夫适合看什么样的医生,什么样的大夫适合看什么样的病人,第三,物流,你到哪里寻找最好的药材,他看完之后如何用现代快递业的方式,管理一个快递公司的方式,派到精准的,送到他们家里去,因为是袋装的,包括跟顺丰、圆通这样的公司合作的时候提出你的要求,这都是电商做的事情。你发现,恰好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提出的观念为中医连锁化带来了新的思考模式,核心提供的是支付,包括我们现在开发用微信的支付,包括会员管理。第二,如何完成物流,第三,如何完成评价。当你把这些东西做完以后,你发现根本无需要求医师用统一的方法治疗疾病,甚至每一个病人有不同的治疗方式都可以,就是相互匹配的过程,就像一个买家在网上买到合适的卖家卖的产品一样的。

第二,大家都在讨论大数据时代的客串带设备,刚才我带讨论一个问题,比如很多人耳朵上有一个纹,以前中医有一个观念,说耳朵上有一个纹跟心脏病有关,我也有,你也有,我不知道科学不科学,但是现在没有关系,如果大数据时代,我们可以把所有这些有这种脸部特征或者身体特征的数据和某一些他的疾病,比如说你可穿戴设备可以统计你的心跳、血压,你的血脂含量,都可以透过可穿戴设备记录下来,就可以进行某种的关联和统计,你发现什么样体重的人、什么样纹路的人会有什么样的疾病,甚至眼袋的大小,比如白头发,哪一类白头发的人跟什么疾病有关,你了解这些的时候就发现中医行业发现大数据时代恰好为一个传统的行业带来了一个新的生命,就好象一个大众点评也好、口碑网也好,他们对中餐馆的评价体系,你完全可以把这个思路平移到对诊所和大夫的评价体系里面,这个时候你就发现说原来我们真的要做的事情是如何使用移动互联网的精神和技术手段,去对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一个行业进行升级改造,这就是我们的经验,我们大概做了四年,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研究。

刘春:我和梁冬都是在传媒大学毕业的,一个是用互联网卖嘴的,罗振玉,一个是用互联网思维卖情趣用品的就是马佳佳,现在又出来一个用互联网思维卖中医的,就是梁冬,梁冬我问你一个问题,我的朋友圈里面发现发布互联网公司业态的最多的全是传统媒体的人,反映出传统媒体人的焦虑,他们在生存还是毁灭、离开还是不离开,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冲突,你作为一个从传统媒体离开,又进入到互联网公司,又自己创业,你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忠告?

梁冬:如果你是一个比较好的大夫大概每周只需要工作三个半天,就是某一个的中午到下午,其他时间可以喝茶、可以思考、可以学习,但是收入其实还不低,相当高,我发现一些事情,有一些不怎么互联网的人,比如说你说相声不需要互联网,收入可以很高,比如你做一个演员,不需要互联网,你演的很好,就是有一种能力,这些能力可以帮助你赚钱,而且可以把你自己的天赋发挥出来的,所以我想讲的事情,第一,不是只有干互联网,只有用移动互联网思维才能够在未来的世界活下来,有可能另外一些完全不是这种人他也会活的很好,尤其是当别人帮助他的时候,所以你要观察自己,每一个人最后只能用一个问题,你到底想以什么方式老。其实可以有一个假设的情景,就是说假设你想想现在你已经是75岁了或者是80岁了,你觉得你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是你觉得不错的,当你想清楚那个事情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也许干互联网未必是你最好的选择。我最崇拜的一个人是沃伦·巴非特,他一直在反对高科技,也不妨碍今天他的股票创下了历史新高,我们看到最近一个月纳斯达克的雪崩一样的下滑,背后带来的是所有的资本正在向传统行业迁移,叫价值回归,以前很多传统行业的估值很低,现在重新回归了,说明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并不一定非要干移动、干互联网才能够活下来。所以所有的朋友还是要问自己喜欢干什么,干那个事,不要求热闹。

主持人何伊凡:我们最后还加一个小的环节,每个人用一句话来回答,我们知道跨界对组织来说、对个人来说最容易产生冲突感和撕裂感,请问几位,第一,有没有冲突感?第二,冲突感怎么解决的?先请春台先来,我记得你很喜欢读哲学书的,一个读海德格尔的人现在要去做网络视频。

刘春:冲突肯定是有的,所以我前面问梁冬的问题,梁冬当然从一个很宏观的角度把这个问题给绕开了。

梁冬:你觉得我绕开了吗?

刘春:你绕开了,假如他必须转型呢,假如他的报纸和杂志已经基本不行了。

主持人何伊凡:说的好象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事。

刘春:有冲突,好在我经历的事比较多,所以学习能力也有一点,所以问题也不是很大,用产品经理思维来调整自己,爱好归爱好,产品归产品,所以现在应该调整的不错。

张向东:我觉得冲突就是一种力量,他会推动人更往前,我觉得在我的生活里边充满了各种冲突,新技术带来生活中的不适恰恰是一些创造性的力量,我觉得这是非常有趣的地方。

主持人何伊凡:刚刚春台和向东其实都美化了我提出的这个问题,梁老师。你有冲突吗?

梁冬:我跳过几次槽,从凤凰跳到百度,从百度做中医,很多人问我你有什么跨界当中的冲突,有没有,我的结论是,在哪儿都干三个事,第一,开会,主持会议,在百度也是主持会议,只不过主持小一点的会议或者大一点的会议,第一,开会,第二,是写计划和写总结,其实不光是用嘴写、还是用笔写,计划和总结,你要干什么,第三,跟人交流,让每一个人去发挥他想讲的东西,并且尽可能帮助他做到他想做的事情,所以你觉得他有界限你就会产生跨界的冲突,不管在什么行业里只做自己能做的那点事情就没有跨界的冲突,所以还是一个念头的改变。

主持人何伊凡:感谢各位,我们嘉宾下来再继续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