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3日凌晨5点 - 松烟 的网络日记

最近这几天在汕头逗留,见到了不一样形形色色的人,但是还是和广州的人有些不大一样。汕头太小了,就像生活在一间非常大的大学里面,我们之间的交流无论如何都会有联系。但是在广州,我知道会有几条血脉与世界连通,昨天见过的人今天不一定见过,今天见过的人之前一定没有交点,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如果我之后面对的所有人都会与我有某种程度的交点,我一点会产生困扰的。 广州,我想要开始新生活了,如果爸爸妈妈支持

2024年1月3日凌晨5点

2024年1月3日凌晨5点

阅读:64  点赞:0   留言:0


  最近这几天在汕头逗留,见到了不一样形形色色的人,但是还是和广州的人有些不大一样。汕头太小了,就像生活在一间非常大的大学里面,我们之间的交流无论如何都会有联系。但是在广州,我知道会有几条血脉与世界连通,昨天见过的人今天不一定见过,今天见过的人之前一定没有交点,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如果我之后面对的所有人都会与我有某种程度的交点,我一点会产生困扰的。

  广州,我想要开始新生活了,如果爸爸妈妈支持我,我会在龙峙村租下那个四楼的小房子,我会好好一个人生活,我还是非常期待在春天的日子,自己住在离大山非常近的地方,然后把自己的书本全部都堆到床上,两张床都铺满我的东西,非常快乐,,猫猫可以到处走来走去。我不在乎上班需要有多远,其实在汕头这几天我想,也是在给我勇气或者说给我减低生活的要求去面对番禺的新生活。我会真的开始期待,小森林的生活。也许并不非常法式,我可以学法国乡下的做法,当一个在广州的乡下人,或者直接学习日语,成为一个小森林那样的人,在大山的附近。

  最重要的还是和朋友断绝联系。

  社交和朋友到最后确实是最后无奈之举之下了解世界的最后途径,我不想永远都生活在最差的途径之下,如果可以的话我认为我所有真心的朋友都应该与我书信交流——电子邮件也可以。但是必须脱离酒精,香烟,以及微信。

  今晚把《绿光》看完了,我也好像通过日落那道光认识到自己和别人。我的脑子里还一直存在着山里旁边的小屋,有一个工作,然后在山旁边的小村庄有一个小屋,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我为什么要拒绝这样的机会?

  在汕头可以得到什么?什么也得不到,只能得到爸爸妈妈廉价的安全感——孩子在家。在家,然后呢,可以永远在家吗?不可以,他们也知道不可以,但是还是安全感的问题,只要孩子在家附近,就会有安全感。

  这是作为父母的天性,而安全感的缺乏是人类共同的天性。就算是我面临安全感问题,我也非常渴望自己可以勇敢面对。


编写于:2024/1/3 6:46:39
发布 IP 属地:广东省汕头市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


艾金森

每一个童年的梦想都值得用青春去捍卫!